中國第四大通信運營商,來了

書航· 2020-06-10
本文來自 航通社 ,作者 書航

中國人已經很熟悉過去十多年里的三大運營商——移動、電信、聯通,也都曾經存在過,后被合并的網通和鐵通留有印象。進入 5G 時代,國內的第四大運營商呼之欲出,這就是“中國廣電”。

到 2020 年中的現在,各省市的廣電網絡依然各自為政,還在看有線電視的用戶要交費,也都是交到各自所在省份的廣電營業廳,還沒有看到各地統一掛起“中國廣電 CBN”的招牌。

但隨著下面三個動作,這樣的狀況可能就會在今年內發生根本性變化。

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進入審計評估階段,各省級廣電上市公司均公告說明整合事宜;

各地廣電網絡將原本用于廣播電視信號傳輸的 700MHz “黃金頻段”騰空用于移動通信;

中國廣電選擇與中移動合作,開發基于 700MHz 頻段的 5G 業務。

這些動作意味著廣電從原本作為宣傳工具,和提供單一有線電視業務的刻板印象中脫胎換骨,與現有的其它三個運營商看齊,都成為同時經營移動網絡、固網寬帶、IPTV 等業務的綜合運營商。

廣電“地方割據”的由來

中國當代廣播電視的定位,首先是輿論工具、現代化傳播工具,以及黨和政府聯系人民群眾的渠道。

1983 年 3 月召開的全國廣播電視工作會議,提出了實行中央、省、地市、縣“四級辦廣播、四級辦電視、四級混合覆蓋”的方針。這一方針極大地推動了中國廣播電視事業的全面發展,也造成了現在廣電在各地“割據”的歷史沿襲。

“四級辦電視”提出的背景是中國幅員廣闊、人口眾多,在 1980-90 年代互聯網基建普及之前,需要有效提升廣播電視的覆蓋率。而廣播電視作為一種單向輸出的,非交互式的媒體形式,意味著它在前期缺乏競爭對手,也缺乏充分市場化的動力。

90 年代發展起來的各個地方的有線電視轉播站,更多是作為轉播中央臺、上級臺節目的中轉站而存在,自辦節目五花八門,充斥著港臺電影、日本動畫片和打電話就可以上屏幕的金曲點歌,賣藥的長篇廣告和“橡果國際”們,共同構成了一代人的兒時記憶。

在世紀之交,一家人每月交幾十塊錢的有線電視費,就可以保證收到 30-40 個臺,而得益于當時和中國政府的友好關系,默多克的鳳凰衛視、星空電影臺、國家地理等境外節目,有時候也會悄悄地進入不知是國內哪個地方的尋常百姓家里。

可以說,這是廣電網絡發展歷史上的一個巔峰時期。當時一些地方的轉播站,會在電視畫面疊加字幕廣告盈利;而北京、廣東等地則進一步發展基于同軸電纜或光纖的升級有線網絡,提供圖文電視、購物、上網等增值服務。

到 2000 年代初,廣電提供一種以有線電視線纜接入的寬帶業務,采用長得像 ADSL Modem 的 Cable Modem,需要從電視機后面分出一根線插到上面。它的平均網速跟 ADSL 相當,但采取整棟樓甚至整個小區共享帶寬的布網策略,所以一到晚間上網高峰期,所有人的網速都會慢的難以忍受。

這部分廣電寬帶用戶在不同省市的善后各不相同。在我的老家,廣電寬帶被鐵通接收,運營了幾年,又掛上了移動的招牌。但插同軸電纜的 Cable Modem 早就被放棄,采用的技術跟電信和聯通相差無幾。

在另一些地方,廣電則是跟聯通合作布網。C114 報道了從幾年前開始在四川、江蘇、浙江等多地開展的“廣聯合家歡”寬帶合作業務,神奇的是,用戶選擇撥號時輸入不同的用戶名和密碼,就可以選擇走聯通還是廣電的計費線路。

2017年7月18日,中國有線、重慶有線、歌華有線、東方有線、云廣互聯(湖北)、山東廣電六家公司共同發起設立全國性寬帶綜合業務運營公司“中國廣電寬帶運營有限公司”。有媒體曾報道稱,廣電旗下共有存量固網家庭寬帶用戶超過 4000 萬戶。

“全國一網”整合加速

中國廣電于 2014 年成立時,即被外界視為第四大運營商。它早于 2016 年就得到《綜合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但遲遲不能進場開展運營商業務,原因就在于廣電未完成“全國一網”的整合。

這一度被視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此時各省市廣電網絡不僅已經是各自獨立運轉,架構各異的實體,還以省界為單位,出了 11 家上市公司:廣電網絡、歌華有線、東方明珠、華數傳媒、天威視訊、電廣傳媒、江蘇有線、貴廣網絡、廣西廣電、吉視傳媒、湖北廣電。

甚至在有些地方的省內,某些大城市自己的有線電視臺都不服從省級廣電的管理,也就是還沒完成“全省一網”。所以,現狀是中國廣電子公司“中國有線”僅經營海南省有線電視互動業務;華數傳媒繼承了原“中廣有線”覆蓋的江蘇、安徽、山東、黑龍江、河北等省 18 個城市的有線電視互動業務。

招商銀行研報指出,上市公司平臺的整合涉及各方股東以及公眾投資人利益,這可能是前期架構整合的難點。

四年后的 2020 年,廣電總算可以實質性推進“全國一網”,背后是多重原因的共同催化。但最主要的,還是傳統有線電視業務快做不下去了。

2019 年三季度,中國有線電視用戶總量降至 2.12 億,同比凈減少 664.4 萬戶,有線電視在中國家庭電視收視市場的份額降至 47.43%。此前的 2015-2018 年,同一份額數字從 66.5% 一路下滑至 51.6%。

這幾年,廣電對電信、聯通、移動伴隨固網寬帶附送 IPTV 一直抱怨不斷,也在世界杯等核心資源方面多有掣肘,但仍然無法阻擋用戶流失和“拆機拔線”蔚然成風,“交有線電視費”成為一個對年輕人而言很陌生的字眼。

雖然廣電也認同通信業“三網融合”是大勢所趨,但這個過程中主導權不在自己手上,自己碗里的肉卻快讓電信運營商吃光了,這是讓人難以接受的。

正所謂“窮則思變”,在共同的目標驅動下,“全國一網”整合終于走上快車道。

今年 1 月初走馬上任的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董事長宋起柱,歷任工信部無線電管理局副局長,湖北省通信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選擇通信行業人士擔任廣電高層,其推動整合加速的意味明顯。

4月23日,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審計評估工作正式啟動,中國廣電要求各省網公司抓緊布置,按照職責和時間表,推進審計評估工作有序開展。

5 月 27-29 日,全數 11 家廣電系上市公司陸續發布公告稱,擬以持有的公司股份,以現金等資產出資等共同發起組建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暫定名)。

6 月 3 日,歌華有線宣布控股股東由北廣傳媒投資發展中心變更為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北京廣播電視臺變更為國務院。以此為藍本,各省有線的原母公司把網絡注入后,按資產比例成為新運營公司的小股東。

“全國一網”股份公司成立后,會終結“地方割據”亂象,省網公司成為股份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建立有線電視網絡和廣電 5G 網絡統一的運營管理體系。已經有人樂觀地預計,“全國一網”股份公司最早在 6 月就可以組建掛牌。

手握 5G 時代的“黃金頻段”

推動廣電“全國一網”整合在今年驟然提速的,除了有線電視衰落的壓力逼迫,還有一個對廣電系而言的“重大利好”,就是它們擁有最適合發展 5G 的通信頻譜,即 700MHz (兆赫)頻段。這一頻段原本用于廣播電視信號傳輸。

在移動通信領域,700MHz 頻段因信號傳播損耗低、覆蓋廣、穿透力強、組網成本低等優勢,被視為5G建設的“黃金頻段”。電視業觀察人士王明軒寫道:

“這個頻點繞射能力很強,受到的阻礙小,受雨雪天氣濕度的影響也小,傳播距離遠,這就使得廣電的5G組網成本極低。三大電信運營商建十個、二十個基站的覆蓋范圍,廣電建一個就能達到同樣的覆蓋效果。簡單的數學題就是:假設中移動花1000億才能建起的網,廣電只需少于100億就能達到同等功效,這對于糧草不多的廣電尤為重要?!?/p>

4 月 1 日,工信部發布《關于調整 700MHz 頻段頻率使用規劃的通知》,其中提到,為了推動 5G 加快發展,促進無線電頻譜資源有效利用,將 700MHz 頻段頻率使用規劃調整用于移動通信系統。

此前一天,全國地面數字電視 700MHz 頻率遷移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工作會議召開,要求各地“列出清單,明確時限,逐條逐項推進落實,確保 700MHz 頻率遷移目標如期實現”。

近期,河北、湖南、福建、云南、廣東、山西等省份廣電系統紛紛召開會議,開展地面數字電視 700MHz 頻率遷移工作。

這意味著各地要停止傳送通過 700MHz 頻段傳輸的模擬電視信號。年紀稍長的人大都記得,以前的電視機都有兩根長長的天線,即使不交有線電視費,也可以免費調臺收看到幾套節目,但不太清晰,往往會有雪花、重影的問題。這就是模擬電視。

美國模擬電視早于 2009 年就停止播出,日本于 2011 年停播(地震災區除外)。香港則因基層貧困戶較多,把停播模擬電視的期限由 2015 年改為 2020 年底。早在數年前,我國就規劃了到 2020 年地面模擬電視信號停止播出,但還是由于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工作推進依然緩慢。

在觀眾收視習慣的改變和廣電的不懈滲透下,截至 2019 年 6 月底,全國有線電視用戶為 2.16 億戶,其中數字電視用戶為 2.03 億戶,數字化率為 93.98%。部分經濟水平較好的地區已經設置了更具體的清頻工作時限,比如廣東省明確今年 10 月底全部停播模擬電視。

舊有業務逐漸退網不只是廣電一家面臨的問題,現在中國移動就是 2G、3G、4G、5G “四世同堂”。但廣電的清退工作不僅是一種商業決策,也要考慮到基層人口、農村人口該如何獲得替代方案,從而維持接收電視節目的權利。

第四大運營商的競爭路線

看樣子,中國廣電真的要成為中國人可以選擇的第四大電信運營商了。除了頻譜布網方面有點成本優勢之外,這個新玩家在通信行業的經驗、人手積累完全為 0,它該如何跟浸淫市場多年的移動、聯通、電信等同臺競技呢?

(1)政企先行

在今年5·17世界電信日“中國通信學會論壇”上,宋起柱說:

“中國廣電將與公共安全、應急、電力等國家重點行業合作,打造具備高可靠性、安全、工業級的5G園區網、5G專網,對行業實現千兆級數字化/智能化連接的底座支撐,賦能行業轉型發展和應用創新?!?/p>

可見,政務、企業服務是廣電可以優先考慮發展的一個業務方向。而且,跟消費者業務相比,廣電在政企服務方面并不是毫無經驗的。

疫情期間,中國廣電為全國多家媒體提供服務,直播了湖北省抗疫新聞發布會。部分學校通過廣電 5G 進行視頻教育采編回傳,在有線電視網絡播放。

5·17 世界電信日前,中國廣電聯合各地方廣電公司基于廣電 5G+8K 技術實現北京、杭州、上海等三地聯動直播,是首例應用 5G 中低頻段 8K 超高清直播。

與此同時,5G 業務帶來的 4G 用戶遷移,給現有三大運營商帶來一個問題,就是移動電話用戶規??s減。2 月份中移動和中國電信的經營報告顯示,兩家的用戶規模都有大幅度縮減。

目前全國移動用戶數超過總人口 1.8 億,意味著國內用戶很多是持有二卡或者多卡,分別做打電話、流量等不同用途。5G 的高流量將促使這些用戶拋棄多余的流量卡。

據此,有通信業專家認為 5G 的應用前景也主要在政企市場,而非個人市場,甚至直接定義個人和政企 5G 客戶的占比是“二八定律”。

(2)合作聯營消費者業務

5 月 20 日,中國移動與中國廣電開展 5G 合作。雙方聯合確定網絡建設計劃,按 1:1 比例共同投資建設 700MHz 5G 無線網絡,共同所有并有權使用 700MHz 5G 無線網絡資產。

具體看,中移動向中國廣電有償提供 700MHz 頻段 5G 基站至中國廣電在地市或者省中心對接點的傳輸承載網絡,并有償開放共享 2.6GHz 頻段 5G 網絡。中國移動將承擔 700MHz 無線網絡運行維護工作,中國廣電向中國移動支付網絡運行維護費用。

在 700MHz 頻段 5G 網絡具備商用條件前,中國廣電有償共享中國移動 2G/4G/5G 網絡為其客戶提供服務。中國移動為中國廣電有償提供國際業務轉接服務。

在 5G 合作方面,雙方將保持各自品牌和運營獨立。但總體來看,這個合作協議的深入程度相當徹底?!笆中氖直扯际侨狻钡难肫蠡ブ鸬搅瞬豢珊鲆暤淖饔?。

中國廣電在今年 1 月初已經獲得了 4.9GHz 頻段使用許可,跟中移動獲準經營的頻段一致,為雙方合作奠定了基礎。

此外,中國廣電獲得了骨干網結算 7 折的政策紅利。今年 2 月,工信部調整互聯網骨干網網間結算政策,三大運營商與中國廣電、中信網絡之間的網間結算費也將下調,且下調比例將不低于現有標準結算價(8 萬元/G/月)的 30%。

5 月,中國廣電對華為、中興等部分終端設備制造商開發的中低頻段手機終端,開展技術指標的測試驗證,意味著中國廣電 5G 移動終端即將面向通信市場發布。

目前,中國廣電擁有“192”號段,可用于個人手機通信業務的開展,配合仍在網的有線電視和寬帶用戶,可大致實現跟其他運營商看齊的家庭通信業務全覆蓋。

而廣電網絡網點遍布全國,分布較細,跟電信聯通的布點相比,至少不存在劣勢??梢哉f,目前決定廣電是否能正常開展消費者業務的關鍵就在于“全國一網”是否能順利、迅速地實現。

過去幾年,廣電系統因自身架構問題,無法形成合力與通信運營商競爭,將“三網融合”的主動權拱手讓人。如今,整合在一起的中國廣電可以大方承認運營商 IPTV 的現實,推動國內主要運營商全面轉型為固網+移動+電視的全場景業務。

至于廣電自身,它不僅可以把寬帶及 5G 業務覆蓋到偏遠和農村地區,實現更多社會效益,也是為身居城市的人們提供一個新的選擇——畢竟,以前提速降費的經驗充分證明,多一點競爭,總不會是壞事。

实盘配资